疫情的省思/ T-Shirt 設計 Reborn, Resilient, Reunited. 

 

在疫情開始的時候, 我嘗試做了一些self projects.一直以來都想嘗試的T-Shirt設計.
WHO主席-譚德塞, 一個彈指之間所做出的錯誤決定, 從此造成世界的大浩劫一直發生到今天, 以及利用總總原因將台灣排除在世界之外, 至今想起來都實在讓人忿忿不平。因為一股腦的氣憤, 與疫情籠罩的低氣壓中, 這讓我深刻的體會到, 台灣為何沒有一個可以象徵對於自己國家的愛的T-Shirt. 
這時我想起, 在紐約讀書時, 人人會穿的 I Love New York T-Shirt. 不只經典到旅客會穿, 身為紐約客的我也買了好幾件。
台灣是不是也能有類似的T-Shirt?
所以我也致敬了Milton Glaser 在 1976的設計。 將圖的愛心改作為漫威的薩諾斯的無限手套。象徵著一個彈指之間 (做決定拍板的感覺)我們的生活因此一去不返。 但我將彈指的手勢, 改做手指愛心的手勢。象徵著有著無限的愛。對於自己國家有著無限的愛, 也諷刺著因為政治把島民孤立的世界。 這就是我當時設計這個圖案的初衷。

 

T-Shirt 開始產前打樣, 選布料, 打版, 對色一刻都不馬乎。在這中間, 可能是莫名得到了一種成就感與感到有趣。
我又發想了第二款設計, 當時正好推出了一款Reborn 臉刷。取名自Reborn就是象徵著使用後肌膚猶如重生的感覺。
Reborn這個名詞, 讓我而發想第二款T-Shirt設計, 簡單三個字 Reborn, Resilient, Reunited. 
在疫情之下, 唯一能支持我們的是對未來的希望。 有一天我們會重生(Reborn), 接下來是 重新振作(Resilient), 因為你可能因為疫情失去了你的至愛與親人, 活下來的人能夠振作是最重要的。
最後…我希望我們可以重新團結 (Reunited), 將失去的找回來, 不管是經濟, 工作, 與秩序甚至是身邊的愛。都需要每個人團結起來, 才能回復疫情前的世界。

Reborn T-shirt的設計稿在6/5 2020年完成, 至今檔案仍藏在我的電腦裡。最終我沒有去製作這件衣服。 莫過於自己對自己設計的猶豫, 最後藏起來了。

因為最近烏克蘭發生的事情, 讓我又想到了這三個字. 翻了檔案出來, 感覺格外的諷刺。 願更多的仇恨, 傷心, 能快點離我們而去。

 

 

Leave a Repl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